恶人蛊

【盾冬】Suck-02

污药_作死从来不回头:

普通人AU


就职于神盾公司的Steve Rogers在一次项目合作中遇见了海德拉公司负责小组的James Barnes。


所有取自漫威的名词在文中都只是普通的角色、机构、组织,无具体正邪意义。




===================


01




02


    


Sam走出卧室时吓了一跳,他看见Steve还坐在昨晚的位置上发呆。


“天呐,你一晚上都没睡吗?”


Steve迟缓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睑没有否认。


昨天晚上Steve一直沉浸在一种绝望的自我厌弃情绪中,Sam对此束手无策。毕竟他既没信心疏导Steve的心灵,也没本事挡下Barnes的铁拳。眼看着球赛都结束了,Steve还是两眼无神地窝在沙发上,Sam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几句一切都会过去的,早点休息,天大的事明天再说之类的废话,再在两厢安静如鸡的三分钟后先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想到Steve就这么坐了一夜。


他的好友一向是个固执到可怕的人,配上那份强烈的正义感简直就是美国队长本人。这样的性格在现代年轻人身上已经不常见了,不过Sam倒是对此十分欣赏。


可有时候太过死脑筋只是在自寻烦恼。“说真的,你通宵不睡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我是你,我会觉得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之后再诚恳地道个歉才是个好主意。”


Steve摇了摇头不赞同道:“不,如果你是我,你昨晚就已经被打死了。”


Sam思考了两秒,胸口忽然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屈辱。


“不过你说的对,我应该去向Buck……Barnes道歉。”


 


“一般而言,我们管这幅打扮的目的叫求婚。”


“我是来道歉的。”Steve投来一个“我很认真,请不要捣乱”的眼神。


配合他由发胶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闪亮金发,新拆封的男士面部护理肥皂清洗过的清爽帅气的脸庞,无死角清洁软刷刷过两遍的整洁牙齿,收藏在衣柜深处一次都没穿过的高级西装,以及手上的一捧还沾着水珠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真是太有说服力了。


Sam觉得很累,他才发觉自己作为Steve从进公司到现在的好朋友,根本无法理解对方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死抠到极致的个人卫生和隆重到可怕的着装他都能勉强接受,但谁他妈的能告诉他,那捧玫瑰是怎么回事?


“它很鲜艳。”Steve认真地解释道,“和Bucky的嘴唇是一样的颜色。我希望他看见美丽的鲜花心情能变得好一点。”


“……Bucky?”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Barnes。”


“……我看我就在这儿等你吧。”Sam抬头望了望高耸入云的海德拉大楼,开始觉得Steve说不准真的会那里面被打死。


 


这会儿刚过海德拉公司上班打卡的时间点,大多数人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Steve手握鲜花,独自乘坐在高层电梯中逐渐远离地面。


第一千次向上帝发誓,昨晚的一切真的只是意外。


史蒂夫走进聚餐包厢的那一刻眼前一亮:Barnes今天穿了一套西装。并不是说他平时穿的战斗服不好看——那套宽紧适宜,勾勒出美好而硬朗的线条的战术套装看起来危险又性感,叫他看上一百遍都不会觉得腻——但穿着西装的Barnes又是不同的。


Steve小心地坐进席间。就在他故作镇定地走向座位的期间,Bucky——Barnes侧脸正对着他的视线,看起来慵懒而随意地伸手拨弄了一下刘海。他柔软的棕色的刘海,平日里总是垂在饱满的额头两侧,将那双无论瞪得多么凶都像极了小鹿的绿眼睛修饰得愈发可爱,此刻正服服帖帖地被撩起到了脑后,露出光洁帅气的前额。


Barnes十分放松地坐在那儿,西装外套也有些松垮。他抬头喝下一杯酒,随手脱下外套挂在了椅背上。领带早就解开了,薄衬衫在暖色的灯光下隐约透露出底下的肉体——


是的,一切错误的开始,就是那件万恶的,若隐若现的薄衬衫。


如果不是衬衫太薄,Steve根本不会注意到Bucky胸口害羞的、微微凸起的两个小点,就不会涨红了脸慌张地移开视线,更不会为了掩饰心虚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也就不会在酒过三巡进入游戏环节后,当制霸全场的Natasha意味深长地要求抽到鬼牌的人和红心A接吻时,亮出手中的鬼牌,在全场的起哄声中凭着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勇气,主动挪到了Barnes,红心A,的身边。


联谊聚会上为了准守游戏规则而接吻早已算是俗套了,比起浪漫,更多的只剩下娱乐性。Steve并不觉得这样的接触真的有什么意义——除非你本来就对那人有小心思。


Bucky出人意料的十分配合,一直坐在那儿不闪不避地直视着他。Steve装作平静地抬起手臂搭向对方的肩膀,然后在即将碰到时兀地往下一垂,握住了桌面上的酒杯。


“……我,我得先喝口酒。”Steve不好意思地说。


于是哄堂大笑,暧昧的灯光下谁也没注意到他微微颤抖的指尖。


但是,就在Steve刚放下酒杯还没来得及咽下嘴里的一口伏特加时,身后不知哪个没分寸的家伙一手推在了他的后脑勺上。Steve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为了保持平衡的右手不偏不倚地按住了Bucky的左胸。


好……软。


Steve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紧抿的嘴唇不由地放松下来。眼看着满口已经喝进嘴里的酒液将要淌出来溅到Bucky干净的衣服上,认为这既不卫生也不礼貌的Steve下意识地吸紧了双唇用力一吮。


响亮的一声“嘬——”。


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向前摔倒时,脸和嘴分别撞上了哪里。


 


电梯快要到了。Steve停止回忆,拒绝重温自己当着鸦雀无声的包厢落荒而逃的那部分。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Barnes,而这绝对是他昨晚有幸活着走出包厢的唯一原因。但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今天他来到这里,就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起责任。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Steve就看见了Barnes,没想到还没开口对方拔腿就跑。


“Bucky——”Steve急忙追了上去,零星的花瓣沿着他奔跑的路线飘落。


“滚开!”


“Bucky,听我解释!”


“我让你滚开!”


“Bucky——”第三次拐角后他们又绕回了人来人往的前厅,Steve终于冲上去拦住了人。他猛地拽住了Barnes的袖子,顺势单膝下跪献上掉了三分之一花瓣的红玫瑰。“真的非常抱歉,Bucky,我昨晚不是故意吸了你的胸部的。”


这一次整个楼层都安静了。


Barnes惊恐地意识到周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竖着耳朵望着这里。完了,全完了,他昨晚费劲心思威逼利诱才让在场的所有人发誓余生都会对那一幕守口如瓶,今早Steve就意图让整个海德拉的人都知晓一切。


“谁他妈的是Bucky?”最终他手足无措地说道。




-TBC




===========






忘了说是短篇,马上就能填完了。

评论

热度(180)

  1. 撒尿柔丸污药_作死从来不回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