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蛊

【Evanstan】Love or Fu*k or Both·1

阅烬:

你们 @Vin. 太太起得开门见山的标题(她不让我说


又名:我想和你谈谈(?)


— — — — — — — — — — — —


Love or Fu*k or Both




·


Sebastian最近觉得自己应该和Chris谈谈。不用太正式,但至少两个人都得穿的整整齐齐的,并且必须隔着两到三米的距离。


这不是谁的错,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有点微妙而已,Sebastian窝在沙发里默默地想。他正在看下一场宣传会的准备材料,但注意力早就不在这薄薄的几张纸上了,休息室里很安静,只有中央空调规律的嗡鸣,Sebastian心不在焉地看了看表,时针与分针劈了个完美的横叉——还有三十分钟才到出发时间。


实际上在这次宣传会之旅中,Sebastian还是第一次这么早就在休息室里等着,他通常是倒数第二个出现的——Chris是踩点的最后一名。


上帝作证,Sebastian也不想这么引人怀疑,但时间表可没有专门腾出一段时间来让他们来个晨起xìng'ài。再加上清理、洗漱、还有出门前例行的黏糊糊的送别吻(虽然他们只会分开不到两分钟),不迟到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了。


Sebastian拧开手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弯腰将瓶子放在地上,直起身的时候正看到Chris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的男朋友看起来有点委屈,鞋底压在地板上发出有些拖沓的响声。


但即使这样,他看上去还是挺拔英俊得要命。Sebastian有些晃神地想,而Chris已经几步走到了他跟前,垂着他那双明亮的蓝眼睛,用一种近乎撒娇似的语气质问:“你怎么都不等我去找你,Seb?不是说好了一起来吗?”


我就是不想等你来找我,所以才自己来的。Sebastian默默地想,但他当然没有这样回答,只是有些含糊地说:“我…咳,我想先看看资料…你还记得吗,上次采访我除了不知道以外什么都没说…”


Sebastian摸了一下鼻子,又捏了捏手里的A4纸,他的目光在Chris身后的墙壁上飘来飘去,而对方只是挑起眉盯着他,忽然弯下身来捧住了他的脸。


“很乖。”Chris微笑着说,凑上前吻了吻Sebastian湿润的嘴唇,“今天的采访是沙发席,我可没办法再偷偷给你传小纸条了。”他说完之后俏皮地眨了眨眼,两个人离的很近,Sebastian的下眼睑被Chris的睫毛扫得痒痒的,他本来有点紧张,现在也忍不住笑起来,Chris趁着这时候堵住了他的嘴,舌尖伸进去,舔过Sebastian的齿列和上颚,接着将他的舌尖也勾住了,带到自己的唇间轻轻嘬吮。


这个吻不短也不长,正好足够Sebastian下意识慢慢站起来,用胳膊缠上Chris的脖颈,他闭着眼,脑子里有点发晕,而Chris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也自发自觉地撩开了Sebastian的卫衣,伸到里面去贴着他的后腰。


Chris的手有点凉,Sebastian的腰背皮肤又格外敏感,他打了个哆嗦,清醒了一点,把Chris推开了半截手臂的距离,两个人相对着喘了一会儿气,Chris靠过来用下身挨蹭着Sebastian的,他们的裤子都被半勃的性器微微撑起来,Sebastian咬着嘴唇,他扭过头去看表,还有二十分钟。


他们当然不可能做什么,一般这时候其他人也要陆陆续续地来了,Sebastian正在想找个什么理由赶紧和Chris分开,门外就传来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响。


两个人甚至不用交流一下眼神就迅速回到各自的椅子上坐好,深呼吸假装一切平静,他们很熟悉这个流程,只是Chris像是还有点不甘心,他着皱眉,模样正直又性感,目光紧紧锁在Sebastian身上,对方却不肯回应他,只是往这儿瞥了一眼,又马上移开视线。


Sebastian盯着休息室的落地窗,外面有一群鸽子在队形整齐地兜圈子,刚刚他只是和Chris对视一眼就感觉浑身发热,Sebastian太知道这种感觉,他换了个坐姿,心里既兴奋,却又有些隐秘的失落,他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大半,猜将要进来的是Scarlet。


门开了,走进来的果然是Scarlet,随后到的是Anthony,Chris起身去和他俩拥抱了一下,Sebastian也站起来,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腕,然后举起来挥了两下手打了个招呼。


Scarlet坐到了Sebastian和Chris的中间,她是少数的知情人之一,两个人的公关都提着礼物来拜托过她帮这两个混小子兜着点,Scarlet自认为自己做得很好了——她在宣传会上还帮忙掩护过他俩传纸条呢。


Anthony则走到了Sebastian的另一边,他弯腰把地上的那几张可怜的资料纸捡起来,塞进Sebastian的怀里:“你这是准备甩手不干了?”Anthony打趣道,他在椅子上坐下,准备和Sebastian插科打诨一番——这已经是他俩采访前的热身运动——却发现对方看上去非常心不在焉。


“怎么了winter soldier?”Anthony用胳膊撞了撞Sebastian的肩膀,“你看上去比刚和Cap分开还要糟。”


Sebastian闻言立刻翻了个白眼,但很快又沉默下来,Anthony看得出Sebastian在纠结点儿什么——他又不瞎——而他自认为是个靠谱的好兄弟,于是压低了声音说道:“把你的烦心事说来听听?反正你自己也解决不了。”


Sebastian立刻又回复了一个白眼,但Anthony知道这是他口风松动的迹象,于是技术精湛地表演着悠闲,果然不到两分钟,Sebastian犹豫着向他这边靠了靠,小声说出第一句话:“我有一个朋友……”


Anthony听完几乎要大笑起来,但善良的他是不会拆穿这个世界第一明显的谎话,他在心里自动给Sebastian的话过滤成“这是关于我的事”,听见对方继续压低声音说:“他、咳,他在谈恋爱。”


哦,原来是和Chris之间的事。Anthony点点头,示意Sebastian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嗯…他们是同事,在合作项目的时候确定的关系…然后在项目期间,他们都,咳,住在一起…”Sebastian努力组织着语言,他把手里的水瓶盖拧开、拧紧,声音犹豫又柔软。


上帝,Chris能和你出现什么问题?你就用这个语气和他说话,他要是不答应你的一切要求才见鬼。Anthony冷漠地想,他“嗯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正在认真倾听。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有点怪……我的意思是,项目结束后,他们的工作地点隔得很远……”Sebastian忍不住抖了两下脚,但很快又坐好了,两腿乖乖并拢着,像是个小学生,“就像,咳,比如拍戏的时候,两个人每天住在一起,但拍完了,他们又去到不同的城市,很少见面。”


你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就是纽约和洛杉矶?Anthony对Sebastian的隐瞒能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怀疑,但他是个好人,于是只是又“嗯哼”了一声。


“然后就是宣传期——我的意思是就像公映后的宣传期!”Sebastian差点去捂自己的嘴,他吓得提高了一点声音,Chris隔着Scarlet朝这边望,Anthony用余光扫到了,但明智地没有抬头。


“我懂,然后呢?”Anthony顶着不远处的眼神压力,干巴巴地问。


“然后,他、他们又一起工作,就又住在一起。”Sebastian倒是没感觉到如芒在背,他费劲地想着措辞,脸却慢慢地有点泛红,“我那个朋友,他问我…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碎片化,我的——他的意思是,两个人,咳,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所以一见面就很亲密,就——”


Anthony:“做爱。”


Sebastian的脸彻底红了,他平常在谈到这些的时候都会用傻笑掩饰自己的害羞,但现在他明显笑都笑不出来:“…是的…我的、我的朋友,就觉得,这样并不是,咳,很…你知道的,就是不太像恋爱了,而是有点像、像——”


Anthony:“做爱。”


Sebastian在喉咙里呻吟着骂了句脏话,他用资料纸挡住脸,他几乎要蹲到座位底下去了。


—T—


很短


隔日更


爱你们❤️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我⁄(⁄ ⁄•⁄ω⁄•⁄ ⁄)⁄

评论

热度(245)

  1. 天喵阅烬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啦!坐等后续!
  2.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阅烬 转载了此文字